中央政府网 | 陕西省政府网 | 延安市政府网 | 志丹县政府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简体 繁体
电邮登陆 OA办公系统
 
  双拥风采
站群导航
志丹县政协文史资料第十二辑——《志丹文史》
2012-09-10 10:05  

 

红孩子罗小金

 

崔子美

 

曾在家乡浙江岱山县领导盐民运动、后来担任于都县委书记、胜利县委书记的金维映,1933年秋天被组织调到瑞金县,担任扩红突击队总队长,后调入中央组织部,任组织科长。1934年初,出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当年春夏之间,30岁的金维映和37岁的中央组织部部长李维汉结婚。

李维汉曾赴法国留学,与周恩来、赵世炎等共同组织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回国后担任中共湘区委员会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1927年大革命失败,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召开“八七会议”由李维汉担任主席,瞿秋白作主要报告人,会议选举瞿秋白、李维汉、苏兆征等同志组成中共临时中央局。1928年党的六大后,李维汉历任中央巡视员、中共江苏省委兼上海市委组织部长、书记。在中共中央六届三中全会上被补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后去莫斯科学习,回国后任中央组织部干事、部长。

193410月份,夫妻俩参加红一方面军长征。李维汉兼任军委二纵队司令员和政委。经受了九死一生的磨难和饥寒交迫的煎熬,终于在陕北苏区落脚,禁不住欣喜万分。在相对稳定的环境里,金维映有了身孕。

193673日,博古、王稼祥率中央机关和红大学员来到志丹定都。进驻志丹的中央机关有: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中央军委、组织部、宣传部、财政部、土地部、外交部、司法部、国家银行以及红军大学一科、二科、三科、中央党校、抗日剧社、中央红军医院等二十多个机关单位。

李维汉和金维映住在炮楼山下的红石院里,这里是中央领导集中居住的地方。1936年农历99日,金维映忽然临产,由贺子珍、刘英、李坚贞三人帮助接生,生下了一个男婴,大家欣喜万分,这是中央红军进入陕北苏区后出生的第一个“红孩子”。

李维汉和金维映给孩子起名罗小金(即李铁映),“罗”是取李维汉另一名字罗迈的姓,“小金”里面含有金维映的姓。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用孩子的名字佐证着他们俩人心心相连。

张闻天的夫人刘英回忆说:金维映刚生过小金,过了两天,就有国民党的飞机在保安城上空盘旋,进行轰炸,我看见李维汉同志怀里抱着刚出世的小金钻防空洞。大家看到了都为孩子担心,怕受了风,李维汉同志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里说:‘真的没有法子。’大家能看出来他是非常喜欢这个孩子的。”

长征之后的金维映营养严重不足,分娩后身体非常虚弱,没有奶水哺乳孩子,加之中央派遣李维汉去盐池、定边一带从事团结回民和蒙民的工作。再三考虑后,俩人决定把孩子寄养给当地人家。通过一个名叫李海清的医生了解到,在城南5里路的麻地坪村,有一个叫段世章的前不久夭折了一个女婴,段氏蒋成莲正有奶水,其家为人厚道,家境殷实,条件合适。

于是,在小金出生后的第十天,李海清医生带着段世章夫妻和段世章的姐姐段英,来到中央领导居住的红石小院,进入李维汉的窑洞里,相互交流一番,段家用自己准备的小被子包裹了罗小金。金维映看着孩子就要离开自己,禁不住泪流满面,叮嘱段家一要善待孩子,精心抚养。

段家三人抱着襁褓里的男婴,高兴地离开了。当年的段世章已经39虚岁了,曾生育了三个孩子都是女孩,而且两岁左右的小女儿夭折了,十分盼望能有一个男孩传宗接代。可是,夫妻俩的生育能力越来越弱,妻子蒋成莲瘦小体弱、时常哮喘,继续生育的希望越来越小。万分幸运的是,现在抱回了一个男孩,是出生才十天的男孩,一定能像亲生的一样贴心贴己。战乱年月,红军四处为家,中央首长恐怕顾不上这个孩子了,这个男孩就是段家的根苗了!

麻地坪村坐落在面向东南的山脚下,住着段姓、张姓、姬姓、苗姓、石姓共五六户人家。村里绿树环绕,家禽结队,羊儿星散。越过一片广阔的种植了各类农作物的台地,就是清格凌凌的周河水,周河之东是红军大学二科办学的柳树坪,红军学员唱歌的声音清晰可闻,每天早晨还能看到他们在河滩跑操的队列。

段世章家的光景是村里最好的,有羊子几百只,牛驴几十头,雇人放羊拦牛。罗小金的到来,让段家异常欢喜,对孩子尤为呵护,还给孩子起了一个乳名“招娃”。蒋成莲除了给“招娃”哺喂母乳,还特意买回来一只奶山羊,用羊奶哺喂孩子。

“招娃”满月这天,已经是农历十月,秋高气爽,满山遍野一片丰收景象。段家举办了隆重的庆贺筵席,请了附近的亲朋好友、庄邻院舍二百多人,叫来的两班鼓乐手吹打着喜气洋洋的曲牌。段家杀猪宰羊,置酒炒菜,在院子里热热闹闹的办起了喜事。上午,在院子里放了三张大桌子,摆上韭菜、芫荽、咸豆角、蔓菁丝、碎酸菜等十几种,锅灶上炸糕、压荞面,一院子的客人尽兴的吃荞面油饸饹。中午时分,正式开席,院子里摆了十几张小方桌,先是喝酒,再是吃本地的“十三花”猪羊鸡肉。满月过得十分隆重,段家人笑脸盈盈,扬眉吐气。

天寒地冻了,段家夫妻不敢在家里燃木炭火,怕烟火呛了孩子,就反复地把土炕烧得暖暖和和,将孩子放在最舒服的地方。天气炎热了,担心窑洞里闷热,就抱着孩子在树荫下透气纳凉。小招娃得到了段家的细心照顾。

经过西安事变,国共两党达成了停止内战,结成团结抗日的统一战线,红色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和扩展,1937110日党中央和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离开志丹,移驻延安开辟抗日新局面。

中共中央到延安后,李维汉担任了中央党校校长。金维映和长征过来的女干部蔡畅、邓颖超、贺子珍、康克清等一起到中央党校接受轮训。之后,金维映担任了抗日军政大学第四大队女生区队长,和女学生同吃同住。随着全民族的抗战,全国各地来延安的青年越来越多,党中央为了快速培训人才、输送干部,筹办陕北公学,李维汉担任了陕北公学党组书记,金维映在陕北公学里担任了生活指导委员会副主任。

1938年春天,党中央决定分批派一批同志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也为这些身体有病的同志提供治疗疾患的条件。金维映、蔡畅、蹇先任等与中共派驻共产国际的代表团团长任弼时及夫人陈琮英结伴同行。取道兰州、乌鲁木齐,然后去莫斯科。在乌鲁木齐,金维映非常思念孩子小金,提笔给李维汉写了一封信,说十分思念孩子,叮嘱李维汉一定要把孩子接到延安去生活,可以在父亲的呵护下得到更多的关爱,于安定的环境里健康成长。此信辗转,送到了延安。

1935年志丹土改成份划定记载,有6795户,15222人,加上其他人口,全县不足两万人。就是这个山大沟深的人口小县,曾在1936年迎接党中央机关进驻县城定都的时候,拿出了50万斤粮食,人均30多斤。志丹百姓是大义的、厚道的、对革命是全力以赴的。

19377月,志丹县苏维埃政府改为县政府。而国共两党正式联合抗日,中国进入了抗战时期,地方民众奋力支前,志丹县在这一年完成救国公粮500多石(50万斤),给抗属募捐粮食50多石(5万斤)。慰劳八路军毛袜手套2000双。

1938年,志丹县为抗日出兵300人,九月遭受秋霜冻,农业收获大量减产。十月份志丹商人为陕北公学积极募捐。还响应号召为军队募捐6万多双毛袜手套。这一年上缴救国公粮861.93万石,超额完成了任务。

对段家来说,上缴公粮和捐粮丝毫没有影响家庭的充裕生活。“小招娃”得到段家的精心抚养。在岁月的流逝中健康成长,学会了说话,学会了走路,度过了几年幸福时光。

1938年秋天,十月间,糜子已经收割了,拢在地里。李维汉派四、五个同志前往志丹县麻地坪村,接儿子回延安。当时,养母蒋成莲正给“小招娃”喂奶,哭闹着不和接人的同志走,对着经常带自己玩耍的已经十岁的张金花叫:姐姐、姐姐……接人的同志在抱着“小招娃”上了马,向延安而去。李铁映(小招娃)将要开始另一种新的生活。

毕竟段家和李铁映有了很深的感情了。李铁映被接走后,段家夫妻很是伤感了一些日子。他们既为李铁映高兴,高兴的是他可以到延安更好的环境里成长,尤其是孩子能在亲人身边生活。让他们难过的是,在抚养孩子的几年时间里,他们和孩子已经亲如骨肉。好长一段日子里,段家夫妻对孩子想念尤甚,时常落泪。

“小招娃”被接走后的第三年,段家在靖边老家过继了一个15岁的户家男孩,回到麻地坪村传续门庭,取名段立军。1955年段立军和精干聪慧的胡海兰结婚,段世章老人把曾经的历史如实地告诉了儿子和儿媳。可惜与李维汉家失去联系,隔山隔水不知音信。1958年的一天,来了个下派干部住在段家,他是西安外语学院教授闫恒聚,闲谈中说起往事,见多识广的闫恒聚教授惊讶了,说:“罗迈是李维汉的另一个名字,是现今的中央统战部长。”这个消息让段家兴奋不已,闫教授主动给段家代写了一封信寄往北京。料想不到,还真联系上了,李维汉部长回信说:李铁映正在捷克斯洛伐克留学,他会和你们直接联系的,随信还寄来李维汉部长和妻子的合影照片。

不久,李铁映果然从捷克来信,问候段家亲人,谈了他的学习情况,并说等回国后去志丹探望二位老人。同时寄来了他的照片,还专门留下他的中文和外文的通信地址。这样通了五、六次信,寄来好几张照片,段家将照片装入相框挂在墙上,感到一种幸福和自豪。

1961年,李铁映给段家来信,情深意切地问候二位老人,详细地谈了自己回国后组织上安排汉语言学习和熟悉国内情况的事宜,由于繁忙,暂不能前来志丹探望养父母。信中还说了他与博古女儿秦新华的幸福婚姻,叮嘱养父养母爱护身体。随信还夹寄了一张他在莫斯科的一张精神饱满的照片。段家人和邻居都仔仔细细地看,翻来覆去地端详,段世章的妻子蒋成莲更是情不能禁,看着照片流泪,擦过泪水又看,看过了又笑,喃喃地唤着“招娃,招娃……”。

1964年后,段家和李铁映失去了联系。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李维汉部长受到批判,李铁映被株连,竟然被强制进行打扫街道、挖厕所等折磨性劳动,又下放到甘肃平凉劳动改造。

1970年蒋成莲去世,69岁。1974年段世章病故,享年78虚岁。

往事被岁月深深记忆。段家儿女没有忘记,志丹人民没有忘记,李铁映更是没有忘记志丹这片热土。

200246日,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的李铁映在西部考察工作,专程来到了他渴望已久的故土——志丹县。他踏上这块土地后,抑制着内心的激动,来到麻地坪村,向乡亲们问长问短,在胡海兰家里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看到他曾经寄来的照片,回忆当年,感慨不已;当知道抚养过他的二位老人已经过世,李铁映眼眶里含满了泪水……

20059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铁映,第二次来到志丹,和老红军及地方党政负责人亲切座谈,深情而豪迈地说:“乡亲们,我就是志丹人”。纯正的乡音,浓浓的乡情,深深感染了大家,赢得一阵又一阵掌声。

2012510日,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会长李铁映和夫人秦新华来到志丹县视察,参观了城市建设,在高级中学和师生一起种植了常青树,下午和省市县党史部门同志座谈。511日上午,李铁映来到他幼儿时期生活过的麻地坪村,看望了乡亲,亲切交谈,合影留念。离开志丹时,李铁映给县上赠送了他的书画和陶艺作品。

 

前一页 后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关闭窗口
双拥创建 | 军民共建| 优抚安置| 国防教育| 典型示范  

陕西省志丹县政协办公室 地址:陕西省志丹县事业大楼11楼 

邮编:717500  电话0911-6622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