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府网 | 陕西省政府网 | 延安市政府网 | 志丹县政府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简体 繁体
电邮登陆 OA办公系统
 
  双拥风采
站群导航
志丹县政协文史资料第十二辑——《志丹文史》
2012-09-10 10:05  

缅怀马锡五同志

 

李世俊

 

马锡五同志是陕甘人民的忠诚战士、我国司法战线上的一面旗帜。每当我回忆起土地革命战争以来风起涌的陕甘革命斗争,马锡五同志当年为党忠诚战斗、关怀教育我的情景就浮现在面前。

 

(一)

 

马锡五同志是陕西省志丹县(原保安县)米家砭人,1898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他在少年时代只读了两、三年书便失学了。后来,由于生活所迫曾给人记过帐。清贫的家庭生活和旧社会人剥削人的社会现实,使他从小就十分仇恨地主老财,幼小的心田里早就种下了推翻旧世界的种子。

土地革命战争初期,刘志丹同志在陕西领导渭华起义受挫后,很快秘密回到家乡保安县开展建立党组织和掌握武装的革命活动。当时的伪保安县政府临时设在我的家乡刘家湾附近的永宁山。不久,伪县长为了笼络人心,让志丹同志担任了县民团团总。志丹同志利用团总的身份,巧妙地杀掉了保安县几个有名的恶霸地主,大长了人民群众的志气。志丹同志这一时期在保安县的革命活动影响很大,许多有志于革命的青年纷纷参加他领导的革命斗争。就在1930年,马锡五同志也参加了志丹同志在陕甘边领导的革命活动。在志丹等同志的领导下,马锡五同志这一时期在国民党军队中积极开展兵运工作,参与组织陕甘边红色武装,为创建陕甘边苏区做出了很大贡献。

马锡五同志参加革命初,积极奔走于陕甘边各县,千方百计发展革命力量,秘密组织红色武装。1931年,我才14岁,因家庭生活困难,便为我村的一家地主放羊。六月初的一天下午,天气很热,我正在大路边的山坡上放羊,忽然看见大路上走来的是我以前就相识的马锡五同志。我很高兴,忙问他怎么能到这儿来,他说:“我刚从西面过来,准备到东面几个地方去,顺便来这里看看你父亲和你们。”我忙陪他向我家走去。他和我边走边谈,问我们这里庄稼都种上了没有,大家生活有没有困难,我一一作了回答。到家吃过晚饭后,为了安全起见,我父亲同我商量,安排马锡五同志在我家水沟掌的一个旧炭窑里住,每天由我父亲和我们弟兄几个轮流送饭。就这样,马锡五同志在我家这条沟里秘密住了三、四天。这期间,马锡五同志给我讲了许多革命道理。他对我说:“我们这一时期主要在彬县等地搞兵运工作。兵运工作的目的,就是争取武装,掌握抢杆子。”他说:“现在的社会,是官府、豪绅勾结外强,欺压穷人的社会。不砸烂这个旧社会,建设起一个新社会,穷人的痛苦就无法解除。所以,我们现时的任务是开展兵运,抓枪杆子。只要有了枪杆子,我们就能对付地主老财;没有枪杆子,我们就没有立足之地。”他还说:“我们还要在有条件的地方,发动民众起来抗粮搞款,打土豪分田地给农民。这样,民众才能拥护我们,革命才能发展起来。”听了这些道理,我好像眼前亮了许多,忙问他:“我们村的穷人也很多,什么时候闹抗粮抗款呢?”他笑着说:“发动农民抗粮抗款,要在敌人控制力量薄弱的地区先搞。你们刘家湾,离敌人县政府(当时驻永宁山)很近,现在还不行,以后革命力量大了,就要闹起来。”

马锡五同志这次到我家,虽然只住了三、四天就走了,但是,他给我们讲的那些革命的道理,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马锡五同志的教诲,使我第一次知道了“革命”这个词的意义,初步懂得了闹革命就是要打倒地主老财,解救贫苦民众。在马锡五同志的启发引导下,我于1934年夏天参加了我们村的赤卫军。这年秋季,刘志丹同志领导的红六军在陕甘边已建立了华池、靖边、保安、甘泉、安塞、富县、旬邑、淳化、耀县、庆阳、合水等十多个县的广大解放区和游击区,并在华池县的南梁成立了陕甘边苏维埃政府和陕甘边革命军事委员会。刘志丹同志任军委主席,习仲勋同志任政府主席。这时,在洛河川中上游的保安县和甘泉县相连的地方,也新成立了甘洛县苏维埃政府,我的家乡刘家湾划属甘洛县第一区。1935312日,由于国民党进攻陇东苏区,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从南梁迁到甘洛县下寺湾。这年五月,红二十六军和红二十七军在李家岔会师后,在刘志丹同志指挥下,连续消灭了杨家园子等地的敌人,旋即挥师南下,连克安定、延长、延川、安塞等数座县城,陕甘根据区委指示,也抓住这一战机,在这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包围了伪保安县政府的临时驻地永宁山。第二天,保安县城的敌军营部派出了援军,又被红军在半路击溃,永宁山的敌人更加惊慌失措,我带领一区赤卫军大队于这天晚上赶跑了山上的敌人,解放了永宁山。

解放永宁山的当晚,我们立即查封了山上所有粮食、衣物和其他物资,并连夜派人报告了一区政府。第二天上午,区政府干部陪着陕甘边苏维埃政府后勤工作干部杨玉亭等几十名同志来到了山上。我们即向杨玉亭等同志清点移交了一切缴获,并协助他们于当日运走了一部分物资。这天下午,当时已担任陕甘边苏维埃政府粮食部长的马锡五同志,也来到了永宁山。他一见到我就高兴地说:“世俊同志,你们赤卫队很勇敢,这次行动搞得很好。我代表苏维埃政府向你们祝贺!”我汇报了这次行动的基本情况后,马锡五同志对我说:“永宁山这里按你们已经安排好的工作抓紧搞,我待一会儿还要到县川去。”稍停片刻之后,他思谋着说:“你们赤卫队要注意两件事:一是不要延误农时,组织大伙把庄稼种好;二是赤卫队要抓紧时间进行训练,准备接受新的任务。”马锡五同志走后,我马上集合赤卫队员开会,传达了他对赤卫队工作的指示,全大队随即按上级的指示开展了紧张的生产和训练活动。

19357月,在刘志丹等同志的领导下,红军已解放了陕甘边和陕北近二十个县份,使陕甘边和陕北两个根据地联成了一片,在甘洛县下寺湾(今属甘泉县)的河滩上,召开了有数千人参加的庆祝大会。红二十六军的部分部队、陕甘边苏维埃政府机关干部及政治保卫队、洛县各区赤卫队及延安、富县几个邻近区的赤卫队代表,都参加了这次大会。在庆祝大会上,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同志首先讲话,他说,我们根据地的形势发展很快、很好。最近,我们的一支兄弟部队要到陕甘边区来,我们要积极做好迎接他们的一切准备工作。接着,是陕甘边苏维埃政府粮食部长马锡五同志讲话。马锡五同志在讲了形势问题后,接着重点讲了粮食工作。他说:“现在,我们根据地军民要十分重视粮食问题。习仲勋同志讲了,我们的兄弟部队要来。这样,粮食工作就更显得重要。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兄弟部队一到,我们就需要比现在还多的粮食。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向农民要更多的粮食,咋办呢?我的意见,今后打下地主、土豪、劣绅的粮食,都要节约使用,要保管好这些粮食,防止霉烂,使兄弟部队来我们这里后有足够的粮食供应。我们的部队越来越多,我们粮食的主要来源还只是打土豪、打地主,所以,大家要十分注意节约粮食;同时,还要争取多种、多打粮食,迎接兄弟部队的到来。”马锡五同志讲完后,我们甘洛县第一区区委书记王英同志也在会上讲了话,表示要响应苏维埃政府的号召,种好庄稼,多打粮食,迎接兄弟部队的到来。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是哪支兄弟部队要来。过了不久,到这年八月,红二十五军果然在徐海东、程子华同志的带领下,转战陕南、陇东来到了陕北苏区,有好多部队还在我们甘洛县一区的永宁山附近宿了营。这时,我已担任甘洛县一区区政府主席,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仅我们一区就送了十多头猪、一百多只羊等许多慰劳品。

红二十五军在陕北苏区永坪与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会师后,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徐海东同志任军团长,刘志丹同志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程子华同志任政治委员。合编后的红十五军团,立即在劳山战役中歼灭敌东北军一个师,有力配合了中央红军北上。

 

(二)

 

中央红军在党中央毛主席率领下到达陕北后,在道座铺与红十五军团胜利会师。接着很快对尾追中央红军的敌人发起了直罗镇战役,歼灭敌一○九师,重创黑水寺的敌一○七师,稳定了陕甘革命根据地,为中央把大本营设在西北举行了一次奠基礼。从1936年初开始,红军连续举行了东征和西征。通过西征,又解放了曲子、环县、定边、盐池、惠安堡、预旺堡等地,将陕甘革命根据地扩大为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同时,成立了陕甘宁省苏维埃政府,省政府机关随军西征进驻在环县河连湾。马锡五等原陕甘边苏维埃政府干部参加陕甘宁省政府工作,都随军西征到河连湾。李富春同志任新设的陕甘宁省委书记,马锡五同志任苏维埃政府主席,肖劲光同志任省军区司令员。这年九月,我从甘洛县一区到河连湾又见到了马锡五同志。马锡五同志对我说:“现在中央红军来了,革命形势发展很快,有许多工作要我们做。可是,你是个放羊娃出身,文化程度太低了,这不行,你要在工作中努力学习文化,好好锻炼自己。这样,才能更好地完成党交给你的任务。”听了马锡五同志这些语重心长的话,我心中暗暗下了攻克文化关的决心。返回工作岗位后,我就边工作边挤时间学文化。两年后,组织上又调我到边区党校学习。就这样,我这个参加革命前没有进过一天学堂门的放羊娃,也在革命工作中学到了一些文化知识。

西安事变后,我党同国民党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陕甘宁省苏维埃政府取消,成立了陕甘宁边区,马锡五同志任陕甘宁边区庆环分区专员。1939年秋季,我边区军民赶走了庆阳县城的顽固派,庆环分区领导机关随后也由曲子迁到庆阳,改称陇东分区,马文瑞同志任陇东地委书记,马锡五同志任陇东分区专员。从1936年起,一直到抗战结束以后,马锡五同志一直在陇东做地方领导工作。他模范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为巩固红军西征成果和建设陇东抗战后方基地,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实际工作。

1940年初冬,我由陕甘宁边区粮食局调到陇东分区专员公署负责粮食工作。我和同时调动的一位同志从延安走到庆阳,已是194012月初了。我们刚到专署机关报到,马锡五同志便招呼我们到他的办公室谈话。马锡五同志热情地对我们说:“你们来了好嘛,给我们分区的工作增加了力量,现在陇东分区的粮食工作还存在一些困难。粮食工作人员少,力量也比较单薄,正需要我们努力把这项工作做好”。我忙说:“我们要依靠党政领导,努力做好工作,也希望马专员今后多指导。”马锡五同志听了,笑着说:“你们是年青人,有干劲,不要怕困难,工作中的困难肯定是有的,只要我们努力工作,注意总结经验,事情总是会办好的。”谈完话后,马锡五同志又特别嘱咐专署的粮食干部向我们介绍当时分区的粮食工作情况。

那时,正是边区粮食最困难的时期。陇东分区是全边区的主要产粮地之一,不仅要供给分区各级机关、单位和驻军三八五旅的口粮,还要从华池、合水向延安调一部分粮食,供应中央机关。分区公仓粮食的来源,除了我们在集市上收购为数不多的一点和机关、部队开始自产的一点外,主要还是依靠征收救国公粮。那时候,由于抗战,党对地主的政策已经改为减租减息,但都要缴纳救国公粮。征收救国公粮的办法,基本上就是后来实行的农业统一累进税的征收办法,也就是土地越多、收入越多的农户,承担的公粮任务也就越大。这样,地富户每人负担的公粮自然要比贫苦农民户多出许多。我到这里工作,正值1940年度征粮入库大忙时节。为了掌握入库情况,我到庆阳县西川的十五里铺,东川的石家湾子和塬上的白马粮点帮助收了一个多月的公粮,同时了解了一下面上的入库情况。我发现入库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是,贫苦农民应缴的公粮基本上都入库了,但地富户总是推拖不缴。由于地富户拖欠的公粮数量都较大,有的粮仓、粮点出现了入不敷出的情况,影响了部队的供给,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回专署专门向马锡五同志作了汇报。我说:“部队急需军粮,但大多数地富户一直拖欠不缴,真急死人!”马锡五同志听了我的汇报,笑着说:“怎么样,泄气了吧?不要泄气,泄气没有用,要想办法。”我说:“办法我们也想了,就是每天去催。但他们总是借故推拖,有时候连门都叫不开;叫开了门,还找不见当家人。”马锡五同志听了后,深思了一会说:“你们看能不能这样,对那些故意拖欠公粮、数量又较大的地主户,你们可以让部队来打粮的同志直接上门去装公粮,然后留个收据给他们,你们再凭收据补办手续。”听了马锡五同志给我们出的这个点子,我很高兴。汇报回来后,我们就选择庆阳城附近的一户故意拖欠公粮的大地主,用这种办法试了一下,果然有效。这样一来,其他地主户也就不敢拖欠了,加快了我们的征粮进度。

我在陇东专署工作近两年时问。这期间,马锡五同志和我们机关干部经常在一起工作、学习和生活。在他身上所体现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秀品质,给了我们深刻的印象。

善于联系群众,忠诚地为党和人民群众的利益而工作,这是马锡五同志最突出的一个特点。马锡五同志在专署机关干部会议上,在我们汇报、讨论工作问题时,曾多次向我们讲联系群众,关心群众利益的道理。他说:“我们的政权是人民的政权,所以,我们脑子里要时常记住群众的疾苦,注意群众的生活和生产问题,关心群众的利益。如果忘记了群众,办事违背群众利益,我们的工作就失去了意义。”他不仅要求机关干部注意联系群众,他本身就是专署机关干部联系群众的模范。那几年,他除了经常到各县、区向干部、群众了解情况外,还常到庆阳县城附近找群众谈话。到附近去时,他常一个人随身带一件生产工具,到那里一边和农民干活,一边聊天。这样,他在庆阳县城附近的西河湾、五里铺、崭山湾等处交了许多农民朋友。农业生产和农村工作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农民有什么意见和要求,群众都愿意找他谈。我们机关的同志就经常看到一个个的农民群众来找马锡五同志,向他反映情况和问题,把他看作自己的知心朋友。时至今日,一提起“马专员”,这里的老年人还纷纷交口称赞。

马锡五同志对机关干部是非常关心爱护的。当时的陇东专署机关,干部不上百人,大多数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每天天麻亮,他就起床叫醒大家,带我们上早操、跑步,组织大家锻炼身体。他常对我们说:“你们要好好锻炼身体,这是革命的本钱。青年人要从早锻炼,不要以为现在身体好就不锻炼,将来身体不好了,要锻炼就迟了。”当时,边区经济很困难,我们机关的同志冬天都睡冷床。记得冬季有一天晚上,马锡五同志到我们四个人住的一间宿舍来,问我们晚上睡觉冷不冷,我们都说不冷。他听后笑着说:“不冷?是不是晚上都当‘团长’呀!”大家都笑了。他又对我们说:“现在我们有困难,冬天睡不上热炕,是苦一些。革命就是一件艰苦的事,我们现在吃一点苦,就是为了将来更多的人不受苦。现在的苦,是为了将来的甜。”和我们谈了一会儿,临走时,马锡五同志还特别关照我们把麦草再铺厚点,大家听了心里觉得热呼呼的。1941年,边区银行陇东分行行长得了病,几个月时间过去了,还没治好。马锡五同志知道后,把这个同志的病常挂在心上,一有空就去探望。一天傍晚,马锡五同志叫我同他一块去看望这位同志,见病情没有好转,他很着急,回到专署机关马上派人去三八五旅请军医来诊治。

马锡五同志不仅善于密切联系群众,时刻关心群众的疾苦,而且对于正确执行党的政策、完成党的任务、维护党的原则,都是非常坚决的。1943年初冬,我在合水县人民政府工作时,曾到新堡区南庄一带(现庆阳县南庄公社)搞了一段土地普查工作。这项工作基本结束后,我到新堡区政府去交谈普查情况,正好碰上了从延安开会回来的马锡五同志。我向马锡五同志汇报了普查工作情况后,又谈了自己在农村这一段的见闻。那时,整风运动已发展到农村了。由于康生大搞“抢救”运动,农村整风运动出现了一些偏向。我去过的有些村,仅所谓的“三青团”、“兰衣社”、“CC派”就搞出了几十个人,涉及的面很广,农村已有点人心不安了。听到这些情况,马锡五同志严肃地说:“整风是干什么的?是在干部中进行马列主义的思想教育,这是总的目的。当然,对混进来的坏人也要清除,但这是极少数。农村整风,基本上也要以教育为主,对伪乡镇长以上的人员,他们知道的要讲出来;但对下面的一般人员、一般农民,集中那么多干啥?涉及面广了,对农业生产和农村工作都不利。凡是一般农民群众,都要放回去!”接着,马锡五同志又找来新堡区委书记,要他对农村整风工作检查一遍,不要把那么多人搞起来,弄得草木皆兵。一般农民群众都要放回去。从新堡了解到农村整风中的这些情况以后,马锡五同志回专署没几天又到各县去检查整风情况。听说他到曲子县时,县城附近一个十口之家的农村家庭,就有五、六口人被搞成有问题的了。马锡五同志知道后生气地说:“你们这真是胡日鬼!那有一户人家有这么多有问题的?”当时,曲子县委、县政府搞了坦白运动,没有问题的干部只剩下三、四个人了。马锡五同志严肃、耐心地对领导运动的县委说:“你们在干部中搞了这么多人,都是坏人?现在好人只剩下三、四个人了。你这个县长能坐得住吗?这么多干部都成有问题的人了,你们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呀?”马锡五同志批评后,曲子县对当时审查的干部进行了复查甄别,结果绝大多数干部都没有什么问题。后来,我们在陇东工作过的一些同志回忆起这段情况,大家都深深感到马锡五同志不仅对完成党的任务在态度和行动上是坚决的,而且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能够坚持正确的原则,在维护党的正确原则上更是坚定不移的,表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政治本色。

 

(三)

 

19433月,陇东分区专员马锡五同志兼任了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庭长,开始从事司法工作。在这期间,他亲自调查审理了陇东有名的“刘巧儿”婚姻案,创造了著名的“马锡五审判方式”,被陇东人民赞誉为“马青天”。

“刘巧儿”婚姻案发生在1943年。陇东华池县温台区农民封彦贵,曾于1928年将女儿封芝琴(小名胖儿)许与张湾农民张金才次子张柏为妻。到19425月,封彦贵见女儿已长大,于是一面要求与张家解除婚约,一面又将胖儿以法币二千四百元、硬币四十八元暗许城壕张宪芝之子为妻。此事被张金才得知告发,华池县政府判决撤销后一次婚约。到19432月,经他介绍,胖儿与张柏见了面,胖儿即表示愿与张柏结婚。但同年3月,封彦贵又以法币八千元、硬币二十元、哗叽四匹,将胖儿许与庆阳县新堡区朱寿昌为妻。张金格得悉后,即纠集二十多人,于313日夜晚从封家把胖儿抢回与张柏成婚。封彦贵控告到县,县司法处未经周密调查,以“抢亲罪”判处张柏与胖儿婚姻无效、张金才徒型六个月。这样的判决,封、张两家不服,附近群众也不满意。时值马锡五同志赴华池县巡视工作,封胖儿在路边拦路告了状。

马锡五同志受理此案后,他首先在区、乡干部和当地群众中调查了实际情况和舆论趋向,又派平时与胖儿接近的人与胖儿谈了话,再亲自征求胖儿的意见,胖儿表示:“死也要与张柏结婚。”基本掌握案情后,马锡五同志在县民司法处同志的协助下举行了公开审理。马锡五同志除向有关人员审明全部案情及各自要求外,还征求了到场群众的意见。最后,陇东分庭重新判决如下:张柏与胖儿双方自愿结婚,其婚姻准予有效;张金才黑夜叫众抢亲,对地方治安及社会秩序妨碍极大,科处以徒刑,其他附合者,批评教育;封彦贵以女儿为财物,反复出售,科处劳役,以示警戒。这样的判决,入情入理,非常恰当,群众听后十分高兴。胜诉者胖儿、张柏更是皆大欢喜。就连受罚者,也表示接受判决,认为自己是罪有应得。后来,边区文艺工作者以此事为素材编写了《刘巧儿》,全国解放后还拍成电影上映。

马锡五同志在兼任陇东分庭庭长期间,还调查审理了曲子县所谓苏发云三兄弟“谋财杀人案”,释放了错押的苏发云三兄弟,惩办了真正杀人的杜老五。以后,合水县五区六乡又有两起土地纠纷案,县判不服,上告分庭,马锡五同志派分庭推事石金山同志深入实地调查,伴以调解,合理地处理了这两起土地纠纷案。从此,陇东人民便称颂马锡五同志为“马青天”。通过这几起案件的恰当审理,在边区的司法战役上形成了有名的“马锡五同志的审判方式”。它的特点:一是贯彻党的群众路线,不轻信呈状,而是深入实地全面、具体调查研究案情,分清是非,量罪审刑;二是在坚持法律原则的前提下,对一般民事案件进行合理的调解,把判决和调解结合起来;三是审判方法是座谈式而不是坐堂式的,诉讼手续简便易行,便于群众。“马锡五同志的审判方式”从1943年开始形成,到1944年在陕甘宁边区和各解放区推广后,使解放区的司法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马锡五同志这时已成为解放区人民司法战线上的一面旗帜。

1946年,在陕甘宁边区第三届参议会上,马锡五同志被选为边区高等法院院长。这年八月,我也从合水县调到边区高等法院书记处行政管理科工作。那时,边区高等法院设在延安南门外的白家沟,沟里面是监狱,监狱归高等法院领导。马锡五同志在高等法院工作很繁重,但他十分重视对罪犯的教育和改造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当时,法院工作人员中有些同志对监犯教育不重视,在教育方法上也存在着简单化的缺陷。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马锡五同志在全院干部会议和管教人员会议上,多次讲了监犯的教育问题。他循循善诱地对我们说:“教育犯人首先要认识犯人,要认识到犯人也是人。既然是人,他能变坏成为犯人,也就有可能变好成为一个新人。坏人、犯罪的人,在她娘刚生下他的时候也并不是坏的,而是以后逐渐变坏的。所以,我们教育犯人的目的,就是通过下功夫做工作,促使他们改恶从善,变成一个新人。这就需要从政治上关心他们,教育和改造他们,在生活上注意他们的饮食和卫生。首先,是要把他们当人看待,不虐待,使他们有信心变好。”在锡五同志的领导下,高等法院的管教工作有了很大改进。法院经常组织犯人学习有关材料,认识形势,特别是帮助他们剖析各自犯罪的根源,组织他们讨论自己为什么会犯罪,从而促进他们改恶从善,重新做人。同时,法院还协助监狱改进了饮食和环境卫生。马锡五同志还常去监狱的号子里检查卫生状况,使监狱的卫生面貌有了很大改观。马锡五同志还提出:“犯人有两只手,可以组织他们参加生产,这样不仅可以在劳动中改造他们自己,还可以为社会创造财富。”按照马锡五同志的意见,法院还把一般犯人组织起来,在白家沟口的滩地上开了几十亩荒地,种上了各种蔬菜。还办起了豆腐坊、粉坊,喂了好多猪,并组织了二、三十名犯人纺线。马锡五同志一有空,也和法院工作人员一起参加生产。这样,法院不仅做到了菜和副食品基本自给,还通过生产促进了犯人的改造。在马锡五同志的领导下,由于法院采取了正确的管教方法,在监犯人大多数都得到了很有效的教育改造。后来,这些犯人在刑满释放或提前释放后,基本上都能遵守法纪,很少有“二进宫”(重新犯法)的。

马锡五同志不仅自己模范地遵守和执行法纪,而且对破坏法纪的现象也是不容忍的。记得1941年秋季,当时驻在庆阳县城附近的一个大单位的管理员,到粮食仓库拓粮的时候未拿手续,遭到拒付。于是,他就无理地把仓库员捆来专署找专员马锡五同志,要马锡五同志处罚这位仓库员。我当时恰好在马锡五同志的办公室,马锡五同志问明情况后,十分生气。他严肃地批评这位管理员说:“你这个人真是目无法纪!仓库员是组织派去的,他犯了什么法,你有什么权利随便捆人?你把他捆着送来,我不收!要送你就送到你们单位首长那里去!”这位管理员挨了批评,出门不远就把仓库员悄悄放开了。

 

(四)

 

全国解放后,马锡五同志担任最高人民法院西北分院院长,并兼任西北军政委员会政治法律委员会副主任。1954年,马锡五同志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被任命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1959年,马锡五同志又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在这十多年中,马锡五同志虽然在大区和中央机关工作,但他仍然十分关心陕甘革命老区的工作。19619月,马锡五同志来陕、甘检查法院工作时,曾到庆阳县住了三天。那几年,由于严重的自然灾害和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我国正处在三年困难时期。马锡五同志来庆阳时,我正好在庆阳县代理县委书记。马锡五同志一见到我就问:“这几年庆阳群众挨饿了吧?”我回答说:“就是。”马锡五同志心情沉重说:“这是我们工作没做好。战争年代那么困难,这里都没有缺过粮。最近,党中央已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只要我们按照中央的方针努力工作,领导群众恢复和发展生产,目前的困难是能够克服的。”这期间,马锡五同志在去环县时,还在环城北面的二十里沟口和群众一起劳动,收割了一下午糜子。临离开庆阳时,马锡五同志深有感触地对我说:“离开陇东近二十年了,很想和老区人民在一块多待几天。”他还说:“我这次很有可能是辞路来了。你们还年青,要继续为党为人民多做工作。这里是老区,你们要把我们党的老传统、好作风坚持下来,发扬光大,扎扎实实地把老区的七老区革命和建设事业搞好。”可是,真没有想到,马锡五同志对我的这番谈话竟成了永别之言!半年之后,1962410日,为革命奋斗了三十多年的马锡五同志,在北京与世长辞了。

马锡五同志生前参加过组织陕甘边红色武装和创建陕甘宁苏区的斗争,从事过近二十年的人民司法工作。马锡五同志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卓有成效的工作,得到了党的高度评价和人民的爱戴。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曾多次亲切接见和表扬过马锡五同志,敬爱的周恩来同志1962415日还亲自参加了北京嘉兴寺举行的马锡五同志公祭大会。马锡五同志逝世的第二天,敬爱的董必武同志沉痛挥毫,写下了高度评价马锡五同志革命一生的挽诗:

“昨日惊闻噩耗传,法曹顿时一英贤,

民刑案理三千卷,风雨舟同十二年。

未及病床谈片语,只瞻遗体痛长眠,

 边区惠爱人思念,道马青天不置焉。”

马锡五同志逝世已经十八年了。他如果能在九泉之下,看到我国逐步健全法制、大步迈向四化建设的今天,该有多么欣慰啊!

 

前一页 后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关闭窗口
双拥创建 | 军民共建| 优抚安置| 国防教育| 典型示范  

陕西省志丹县政协办公室 地址:陕西省志丹县事业大楼11楼 

邮编:717500  电话0911-6622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