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府网 | 陕西省政府网 | 延安市政府网 | 志丹县政府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简体 繁体
电邮登陆 OA办公系统
 
  双拥风采
站群导航
志丹县政协文史资料第十四辑——《陕甘苏区歌谣选》
2012-10-23 17:26  

踏遍千山 搜寻红色歌谣的人

 

西安晚报记者   

 

和白黎先生未曾谋面时,听说他已经70岁了,以至于从电话那头传来洪亮健朗的声音时,我还误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而在书房与白老面对面时,我怎么也不能把电话中底气十足的声音和一个70多岁的老人联系在一起。“我创作出版了13部红色革命书籍,文字超过400万字,有人说我是西部红色作家第一人,这个称谓我很喜欢。”老人爽朗地笑着说。“遗憾的是,现在执笔有点困难,时间一长手就抖得厉害,未完成的两部书只能慢慢磨了。”

他充满豪气的开场白掠过一丝苍凉!几句简单的介绍之后,白老用养得溜光的紫砂壶泡上平时舍不得独自享用的陈年普洱和记者共享,一首首闹红歌谣和革命故事便从静谧的书房中流淌而出。

 

与“红”结缘

 

1942年,白黎出生在安塞县平桥乡一个名叫李家洼的小山村。爷爷是个陕北说书艺人,经常打着竹板或弹着三弦在乡里说书,内容多为一些革命故事和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的段子,年幼的白黎是爷爷的跟班,时间长了,也能顺口成章地来上几段。1955年冬天,白黎的父亲白永昌从安塞县武装部调到志丹县检察院工作,白黎便随父亲来到志丹县城上学。那时候,学校经常开展少先队活动,同学们围坐在一起听老红军讲革命故事,讲着讲着就唱起红歌,唱毛泽东,唱刘志丹。当时志丹县四五十岁的男人几乎都跟随刘志丹闹过革命,对刘志丹的感情很深。一些大人在讲述刘志丹的革命故事时,经常泪流满面唱起闹红歌谣。“我那时十来岁,觉得这些故事很感人,歌曲唱着也很带劲,就想着今后有机会一定要去搜集和整理这些东西。”白黎说。

1960年,白黎走上教师工作岗位,在志丹县候市公社完全小学教5年级语文。那时的语文教材,内容多是一些红色故事和闹红歌谣,才几个星期时间,娃娃们就把课本背得滚瓜烂熟。“而陕北农村有那么多革命故事和闹红歌谣,我想自己为何不把它们详细记录下来,教给娃娃们呢!”白黎决定利用假期到农村搜集整理这些革命故事和闹红歌谣。

 

踏遍青山人未老

 

从当年暑假开始,白黎便自筹路费,自带干粮,奔走于陕甘高原30几个县的沟峁之间,采访了两千多名群众,记录了百余篇革命故事和近千首闹红歌谣。其中一些歌曲是老百姓在讲述革命故事时,即兴唱出来的,曲调也是信天游式的即兴发挥。如今,50多年过去了,白老还能如数家珍地描述当年他搜集一首首红歌的详细经过。

在陕甘边区合水县刘家园子村,白黎遇见一个木匠边干活边给一大群孩子讲刘志丹的故事:193311月间,陕甘高原上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河水开始结了冰,西北风吹着草木落叶,在山沟里到处乱舞。一天下午,从山路上传来了“嗒嗒嗒”的马蹄声,几百人的队伍朝刘家园子村开来,庄上的老百姓以为又来了白匪军,纷纷跑到后山躲藏起来。过了很长时间,老百姓还不见进庄的队伍抢粮拉牲口,觉得很奇怪,一些胆大的后生就悄悄靠近,发现这支队伍打着红旗,坐在打谷场上拉歌。后生们想,要是白匪军,早就抢老百姓的东西了,这莫不是红军吧,听说红军就打着红旗哩。于是,藏在后山的乡亲们都跑回了村子。我看见队伍里的一个人中等身材,瘦瘦的,鼻子离高的,很眼熟。正当我发愣时,这个人走过来,握住我的手,喊我张木匠。我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人原来是几年前给我家送过粮的刘志丹军长呀!我都快记不清他的模样了,他还能记起我这个穷木匠。看着刘军长在深冬还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单军衣,脚上穿着一双破麻鞋,乡亲们心疼的说:“红军的大官穿得这么朴素,却不动群众一针一线,真是清官呀!”

给孩子讲完故事后,张木匠顺口就唱了一段:  “穷人苦/穷人难/黄连树上挂苦胆/天天盼/月月盼/啥时才能出清官/又响雷/又打闪/陕北出了刘志丹/刘志丹/是清官/领导穷人把身翻/穷人喜/穷人欢/地主老财完了蛋/陕甘边/闹红天/穷人翻身掌政权。”白黎听张木匠唱得动情,就赶紧拿出笔,把歌词一字一句记录下来。“这些歌谣是老百姓从内心喷薄而出的真实情感,张口就来,是最自然的真情流露。”白老说。

还有一首当年在安塞收集的歌谣唱到:“昨夜红军到我家/研究要把高桥打/天明白匪窜进家/绳子捆住皮鞭打/打昏又用凉水喷/至死不说一句话。”

白老说,这首歌谣反映了人民群众一心一意跟随共产党闹革命,生死不渝的革命精神。“所以说,从人民群众中搜集来的民谣,是最原汁原味的历史教材,它最能反映真实的历史。

白老笑着打了个比喻:  “盼闯王/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这是李自成当年闹革命时在民问留下的唯一一首歌谣,但却成就了他‘闯王’的美名。我认为我搜集整理的这些闹红歌谣,更是一段红色的历史传奇,而续写这段历史传奇的人就是中国共产党。”

 

因搜集“红歌”受到政治迫害

 

1962年冬天,当白黎正准备将收到的闹红歌谣和革命故事整理成册时,党内的路线之争波及到他和家人。他们说白黎是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刘(景范)反党集团的黑爪牙,白永昌养了个“反革命儿子”,企图利用歌谣和刘志丹的故事反党。“我当时真的想不明白,搜集整理闹红歌谣怎么就成了反革命。”白老说这些话时,气得右手在不停地颤抖。

之后,父宗白永昌被撤掉检察长职务,白黎则被下放到志丹县双河公社同山大队进行劳动改造,他历尽艰幸收集整理的近千首闹红歌谣和百余篇革命故事以及采访笔记和很多资料被抄走。白黎说:  “父亲受牵连,我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改造,我心里还扛得住。但这些歌谣和革命故事被抄走后,我人一下子就垮了,整天丢了魂一样,死的心都有了,我想着有一天我一定要找机会,重新去整理这些歌谣和故事,就顽强地撑了下来。”

1964年冬季的一天,白黎到志丹县县委办事时,在一间破房子的角落一堆废纸中,意外发现了自己当年被抄走的“刘志丹故事”和“陕甘苏区歌谣选”的手抄本。他趁人不注意,迅速猫下腰,一把抓起两本书藏在黄棉大衣中,匆匆跑回家。“到现在我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丢失两年多的宝贝竟然又鬼使神差地回到自己身边,这也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吧!”白老向记者描述自己当年邂逅这两本手抄本的奇遇时,高兴得像个孩子,竞站起身来惟妙惟肖地模仿起当时往怀里藏书的动作。但令他遗憾的是,失而复得的手抄本已经残缺不全,近千首闹红歌谣和百余篇刘志丹革命故事仅存200首和30多篇。“这也许就是天意吧!”老人笑着说。

19845月,解放军出版社向白黎约稿,要他写“刘志丹传”,白黎遂再次深入群众进行补充采访,在采访中,他发现当初传唱闹红歌谣的大多数人已经辞世,采集工作变得非常困难。这时,白黎突然意识到残缺手抄本的弥足珍贵,于是就有了系统整理的想法。“现在整理选编的这200首,只是当年闹红歌谣中的很少一部分。为了它们,  我用了20多年时间。  但我觉得能让这些红色歌谣,死而复生,能够世世代代留传下去,我感到特别欣慰。”白黎说。

 

前一页 后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关闭窗口
双拥创建 | 军民共建| 优抚安置| 国防教育| 典型示范  

陕西省志丹县政协办公室 地址:陕西省志丹县事业大楼11楼 

邮编:717500  电话0911-6622272